征途游戏之家征途游戏之家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死去”的征途私服突然开始攻击我

译者丨沃贝

撰稿丨皇甫

创作者丨格斗游戏猎

2013年,在掌趣科技手游《玄幻当今世界》见面会上,徐鼎用三招咖啡炖肉正式宣布宣布他们正式宣布卸任。

当时,徐鼎将他们微博描述改成了告别江湖,真正卸任,远离嘈杂,花草猫狗,环球游走,自嘲他们以后将不开创新事业,就是玩,过屌丝生活,大有侠之大成,退隐江湖的味道。

不过,从掌趣科技后续将近十年的动向来看,退而不休似乎才是徐鼎精彩生活的本源。在巨人后来的手游化转型、Playtika收购案中,可以看到徐鼎依然负责牵头并深度参与其中。

而在今年7月9日的第五届征途私服嘉年华中,时隔三年再度公开露脸的徐鼎,选择了最具江湖气的白酒,宣告他们登场。

一、巨人老矣

时隔三年公开露脸,徐鼎这次是为了给巨人的新项目站台。在这场征途私服嘉年华中,巨人集团表示旗下征途私服IP与黄金酱酒达成全方面战略合作。

此次合作中,征途私服IP系列格斗游戏同步上线云酿酒定制玩法,用户可在格斗游戏内实时体验酱酒酿造,获得黄金酱酒格斗游戏道具;与此同时,玩家在格斗游戏中有机会获得联名酒,实现线上云酿酒的虚拟体验与线下白酒实物品鉴的链接。

徐鼎表示,征途私服和黄金酱酒未来都将是巨人集团的核心,将当作事业进行长期运营,不用担心将来有一天我会不会把这俩给卖了,绝对不会卖。

不过,最近因为非法出售版号传闻而搞到焦头烂额的中青宝,在去年便已经官宣了一款名为酿酒大师的手游,除了上面提到的线上、线下相结合玩法,更捆绑了元宇宙概念营销,以国内首款元宇宙手游自居。

相比之下,巨人这次征途私服IP+黄金酱酒的组合拳打法,则显得有些乏味。向来以营销能力为傲的徐鼎,时隔三年公开露脸,也未能为这次格斗游戏配酒项目增添多少有趣的成色。

背后的原因之一,或许是长达6年的Playtika收购案,让以大闲人自居的徐鼎操碎了心,无暇再兼顾其他琐事。

2016年,在向手游转型尝试中频频失利的掌趣科技急需一剂强心针,一向剑走偏锋的徐鼎将目光投向了以色列格斗游戏公司Playtika。

同年7月,徐鼎组织了一支包括云锋基金、泛海集团、民生信托在内的中国财团,出资44亿美元买下Playtika。

严格来说,Playtika是一家具有博彩色彩的公司,在2017年之前有将近一半的收入是依靠社交博彩类格斗游戏《Slotomania》,一款老虎机格斗游戏。

按照原本的设想,徐鼎希望通过资本运作将playtika纳入到巨人体系。但是,国内监管自然不会给一家具有博彩属性的还有格斗游戏公司发放A股通行证。

因此,自2016年起,掌趣科技陆续试图通过重组、增资甚至股份赠予等方式将Playtika收入上市公司体系内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认清事实的徐鼎,最后只好带着Playtika前往纳斯达克敲钟,并且在今年6月确认将通过出售巨人网游持有的Playtika股权,正式宣布实现巨人与Playtika的和平分手。

在7月9日当晚,徐鼎表示,巨人集团今年的目标,是通过出售Playtika,在一年内将负债清零。

我们5年前花了46亿美元收购这家公司,这是一个生意,它不是事业,所以在适当时候应该退出。看似云淡风轻的回应背后,隐藏多少无奈。

二、征途私服往事

按照惯例,徐鼎每次公开露脸,总少不了给大众分享一些他们的创业轶事。

在7月9日这场征途私服嘉年华上,徐鼎再一次谈到了他们当年做《征途私服》的原因,那就是由于作弊,他们的《传奇》账号被盛大连着封了两遍。

在这期间,徐鼎甚至直接找到了陈天桥本人安排解封,但最后事件依旧以徐鼎弃坑《传奇》收尾。

2005年上半年陈天桥把我格斗游戏账号给封了,我没得玩就他们投了2000万开发,后来又补了 2000万,搞了100多人的团队,开发了两三年,做出来的一个产品。

这个颇有商业圈轶闻味道的说法,在过去几年一直为外界所津津乐道,甚至有人调侃称这是让陈天桥最后悔的一次封号。

不过,一个更加符合现实的说法是,早在2004年陈天桥在盛大上海总部专门接待了《传奇》老玩家徐鼎。为了显示他们的诚意,陈天桥当时还特意安排了盛大的格斗游戏研发团队与徐鼎交流。

陈天桥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热情招待的这个人很快就会成为盛大的强力对手。毕竟,在跨界进入格斗游戏行业之前,徐鼎早就凭借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建立了当时国内最强大的保健品商业帝国。

然而,对于商业嗅觉敏锐的徐鼎来说,在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做到国内前二,并且已经开始察觉国家对保健品行业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寻求新的市场机会已是一种必然。

为此,徐鼎以他们为蓝本,作出了中国大量有钱人在格斗游戏内没办法痛快花钱的判断,已经开始将眼光放到格斗游戏行业。作为当时中国格斗游戏行业毫无争议的一哥,盛大陈天桥自然成了徐鼎第一个拜会的人。

事实就是,在这次见面后,徐鼎前脚刚走,盛大的一个格斗游戏研发团队后脚就投奔了他。随后业界就传出消息:徐鼎要做网游了。当中的奥妙,不言自明。

由此可见,徐鼎在近几年频繁对外谈及由于他们账号被封,一怒之下做出《征途私服》的说法,多少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不过这倒也符合徐鼎大嘴巴的人设。

在随后的数年间,围绕传奇与征途私服之争,中国网游市场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这也是中国格斗游戏市场在经历主机禁令后,走上格斗游戏免费,道具收费之路的起点。

这两家依靠单款拳头产品撑起主力营收的中国格斗游戏行业前浪,就连衰落的路径也如此相似。

在连年业绩下滑后,盛大格斗游戏在2019年作价298亿卖身世纪华通;而掌趣科技在2015年经历回A初期20个涨停板后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如今164亿的总市值相比巅峰期跌去超过1400亿。

当年与徐鼎同享外界骂声的陈天桥,在退居二线后已经开始致力于支持人类大脑科学基础研究。随着时间流逝,陈天桥当初承受的骂名已经开始被中国网游教父、商业天才、慈善大亨这些标签替换。

而徐鼎截至目前的每次公开露脸,网络舆论依旧非常一致地喊出马中赤兔,史中玉柱口号以示欢迎。

这种现象背后,自然离不开徐鼎一手开创的脑白金、黄金搭档和征途私服IP长期以来所遭受的社会负面风评。

尽管徐鼎的脑白金和黄金搭档保健品商业帝国,早就在2002年已经开始便已经通过资本运作转移到段永基旗下的四通控股。但征途私服当年由于过度烧钱留下的骂名,恐怕将会伴随徐鼎一生。

三、被困系统

2007年7月,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名为《系统》的特稿,借用一位外号女王玩家的经历,对《征途私服》的逼氪设计发起拷问。

文章揭露了《征途私服》打着免费网游之名,将玩家困在格斗游戏系统中,变着法子圈钱。玩家在格斗游戏内一切烧钱行为,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恃强凌弱的权力。

而这一切,跟《征途私服》格斗游戏架构或者数值设计失衡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可以认为整个格斗游戏的设计体系,就是为了挑起玩家之间的仇恨,刺激玩家通过充值变强,霸凌其他玩家。

套用文章原话,那就是在这个当今世界里,欺凌他人的威力和合法的伤害权都标价出售。

在那个中国网游市场野蛮生长的年代,徐鼎丝毫没有掩饰他们那套不太符合普世价值观的商业理论,那就是:即使在格斗游戏娱乐方面,人跟人之间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假想中国大量有钱的老板如果玩格斗游戏,他们在什么情况下会大量地花钱,然后以这个目标来设计格斗游戏。这就是当时已经依靠脑白金翻身成为亿万富翁的徐鼎,有关于《征途私服》格斗游戏设计理念。

也就是说,《征途私服》这款格斗游戏从立项以来,目标玩家就是有钱老板;所有的格斗游戏机制设计,就是为了让现实中的富人们通过不断烧钱充值,在格斗游戏中获得欺凌其他玩家的权力。

当时的《征途私服》平均不到两天就会更新一次系统版本,所有的调整改动背后,都是为了满足徐鼎对格斗游戏理想状态的追求,封锁一切凭格斗游戏内奋斗就能变强的通道,贯彻唯有充值才能变强的原则。

在《征途私服》里,人民币玩家的等级、装备能够完全通过烧钱烧出来,没有一丝限制。老板们在大把大把地投入金钱后,随即获得了在违背普世价值的虚拟当今世界中放纵他们的邪恶的权力。

当时,外界集中批评《征途私服》这种严重破坏格斗游戏平衡性的消费方式,是透支中国格斗游戏市场未来、竭泽而渔的行为。普通玩家由于在《征途私服》中过度充值而引发的社会恶性事件更时有报道。

那是《征途私服》遭遇社会最多骂名的时刻,不过也是掌趣科技这家格斗游戏界新秀最风光的时刻。在《系统》风波不到四个月后,掌趣科技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

2007年11月1日上市首日,掌趣科技以42亿总市值成为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

当年的招股书显示,仅在2007年上半年,掌趣科技总营收6.87亿元人民币,同期净利润为5.12亿元人民币,旗下王牌格斗游戏产品《征途私服》当年二季度最高同时在线人数高达107万台。

就如玩家受困于《征途私服》强大的逼氪系统一般,掌趣科技的成长可能性也被困在《征途私服》巨额营收的光环里。

后来的巨人围绕征途私服IP,推出了诸如《征途私服2》、《征途私服怀旧版》、《征途私服绿色版》等一系列产品,但再没有在中国格斗游戏市场掀起过任何波澜。

而如今随着与Playtika分手已成定局,兜兜转转多年后,掌趣科技的还是一家只会绕着征途私服IP跳舞的格斗游戏公司。

当年那个创造出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营销奇迹以及凭借格斗游戏免费,道具付费改变了中国网游行业走向的徐鼎,最终也只能祭出格斗游戏配酒的小把戏,未免让人感到唏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征途游戏之家 » “死去”的征途私服突然开始攻击我
分享到: 更多 (0)

征途私服-游戏之家 带给你想要的游戏资讯

联系我们